打車軟件給小費有些失控之勢
  的哥把收小費當成習慣,多給10元也未必肯載客;白領雖心有不甘,但高峰期能打到車已經很滿足
  近日,城內的主要打車軟件滴滴打車、快的等軟件推出了“小費”選項,讓用戶在下單時自願多給的哥小費,以增大“截的”成功率。新快報記者走訪發現,的哥已經把收小費當成習慣,多給5元、10元也未必肯載客。儘管不少CBD白領心有不甘,但為搶車多給小費已成共識。正如在天河路上班的羅小姐所言:“高峰期能打個車,談何容易?給小費,必須的,你懂的。”
  ■新快報CBD記者 梁肇思
  白領說法

  高峰時段給小費 5元不收10元有人理
  “給過一次10塊錢,5塊小費沒人理我。”在天河一家策劃公司上班的張小姐,昨天傍晚下班,她從天河路回車陂,使用滴滴打車,遇到的哥“挑小費”的情況。她在公司附近先是用滴滴打車叫車,因為繁忙時段,特意加了5元的小費。但是過了約20分鐘,還是打不到車,此時張小姐把小費加到10元重新發單,接著就有一位司機接了單。
  新快報記者發現,在天河CBD里,像張小姐這樣的白領還真不少。不少人坦承,通過手機軟件打車,一般都會“主動”給小費。為了儘快在高峰時段搶到的士,他們都會選擇5元或10元的小費。“一般都給5元,除非真打不到就10塊。”在員村一家美式幼兒園上班的範老師說。儘管如此,也有堅持絕對“say no”的白領。在天河北路一家寫字樓上班的許先生堅持除了打標的計費,不會多給的哥小費,不過,直接的後果是:用打車軟件格外難打車。也有白領用別的方式來搶的士。“不給小費,直接叫司機從開來的地方打標計費,這樣更省事。”在天河一家科技公司上班的林先生支招道。
  記者體驗

  的哥為湊單領獎勵 閑時不給小費也載
  打車軟件紛紛聲稱給用戶在高峰時段方便叫車,在閑時不用小費也能叫到車。新快報記者特意在昨日下午兩三時,嘗試在珠江新城的金穗路用軟件打車。
  在金穗路和華夏路交界處,新快報記者看到一路很少有空的士,隨手打車比較難,接著用滴滴打車下了去崗頂壬豐大廈的單。3分鐘後,穗盟出租一位姓曾的司機接了單。新快報記者在車上問曾師傅,現在軟件打車通常是否都要給小費。曾師傅表示,如果在軟件上確認了給小費就要給,沒有的話就不用。“最低5塊,最高20塊,也有的人給更高的。”曾師傅對記者說,“現在都要給小費的了,我都沒讓你給小費就搭你了。反正我是湊單的,我每接滴滴打車3個單子,他們就獎勵我10元。”
  為了說明給小費的重要性,曾師傅還補充道:“之前接過一個單子,乘客是孕婦。她在街邊用軟件打車,開始給5塊小費,發了10幾次單都沒人接。最後她發火了,說給100塊的小費,我馬上就去接了。”
  途中,曾師傅的手機在車裡不斷響起滴滴打車用戶發單的聲音,他表示給的小費越多,就能快速打到車。
  滴滴打車、快的等軟件的界面上推出了“小費”選項,讓用戶在下單時自願多給的哥小費。(手機截圖)
  ●滴滴打車回應:

  初衷是讓用戶

  容易打車

  沒想到失控了
  其實,市民用軟件打車需給給小費的問題,早在今年2月就已被投訴過。新快報記者致電滴滴打車的客服,一位男性客服人員表示,給小費服務最初是希望讓用戶在高峰時期打車容易些。“給小費讓司機積極性高點。”他說,“我們的初衷不是讓用戶多掏錢的,的士司機現無論閑忙時段都收小費。我們沒想到失控了。”
  他還確認,滴滴打車會不定期做活動,吸引司機使用自己的軟件。“比如是司機接3單有10元獎勵,接6單有20元。”他說,“我們也會反饋用戶,在全國各個城市隨機抽取用戶,發小費補貼。從3至20元不等。”
  有業內人士則告訴記者,滴滴打車這麼做,主要是因為前段時間使用打車軟件的的士司機下降了,“軟件公司是為了吸引司機繼續用軟件接單”。他表示,“乘客願意給小費的原因,是廣州的的士數量太少,乘客為了搶車都願意多給點。”
(原標題: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m44kmrtxp 的頭像
km44kmrtxp

新電視

km44kmrtx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